中國道路的普遍化敘述:生產方式的視角

2019-10-28
28 2019-10

10:33

分享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唐愛軍

  近些年,中國道路成為大家普遍關注的話題,諸多學者從各個學科、各個角度作了相當多的闡釋,取得了相當多的學術成果。但是,一些研究過于側重闡釋中國道路的特殊性,相對而言忽視了它的普遍性。我們的任務在于從唯物史觀出發去把握中國道路的普遍規律。唯物史觀以生產方式為核心范疇,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的一般規律。由此可見,對中國道路的普遍化敘述,關鍵在于從生產方式出發闡釋中國道路的規律。只有從生產方式邏輯及其變遷出發,才能深刻把握人類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從橫向邏輯看,生產方式構成了人類社會的最重要的基礎,它決定了整個社會結構的其他要素。從縱向邏輯看,生產方式變遷是人類社會發展的終極原因,生產方式是區分不同社會形態的根本標尺。一切社會變遷和政治變革的終極原因,“應當到生產方式和交換方式的變更中去尋找”。由此可見,只有從生產方式變遷邏輯才能正確地考察人類社會歷史發展,也才能有效地闡釋好中國道路。

  一是從生產方式把握中國道路的歷史性變革。這樣的歷史性變革涉及諸多方面,但最根本的變革在于確立了“生產力標準”。堅持“生產力標準”的中國道路遵循了“生產關系一定要適應生產力發展水平的規律”。一般說來,生產方式是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統一體,其中,生產力是最具有決定性的要素。以生產方式觀察人類社會形態及其變遷,關鍵是從生產力標準理解社會變遷、政治變革等一切社會運動。人類歷史發展歸根到底是圍繞以生產力發展為核心的經濟發展的中軸轉動。那種不斷追求生產關系的“先進性”、所有制的“純潔性”的嘗試,實際上是試圖用理想型的生產關系去促進生產力發展。這其實違反了“生產關系一定要適應生產力發展水平”這一基本原理。從生產方式邏輯框架看,生產關系的性質有兩個方面的表現:一是適應性(適應生產力的性質和水平);二是不適應性(可分為“滯后性”和“超前性”)。生產關系的先進與落后,不能根據抽象原則判斷,歸根到底取決于是否解放生產力以及解放的程度。中國道路是社會主義現代化的變革之路,它要求立足于現實的生產力狀況,去調整生產關系;基于“發展的現實性”,建構起適應生產力發展水平、適合現代化發展要求的體制機制。可見,從生產方式變遷邏輯出發,尤其是回到生產力這一中軸,我們可以發現,中國道路的歷史性變革的核心在于走上了解放和發展生產力、不斷調整生產關系的改革之路。

  二是從“現代化生產方式邏輯”看中國道路的核心要素。從生產方式邏輯來看,人類社會的歷史發展是:原始的生產方式—農業生產方式—工業化生產方式—后工業化生產方式。劃分“傳統”與“現代”的根本依據是生產方式,資本主義時代之所以是“現代化”的,在于其以工業化為核心的現代化生產方式,它是馬克思當年關注的主要議題。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明確指出:“我要在本書研究的,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以及和它相適應的生產關系和交換關系。”現代化生產方式到底有哪些要素?第一,現代生產是以大工業為基礎的生產,它采用機器生產,代替自然力和人力,并實行最廣泛的分工。工業化是現代化的核心,現代社會是一種工業文明的新時代。第二,現代生產是一種商品生產,商品生產決定了市場化的交換方式。商品經濟的市場擴張機制為經濟發展提供了動力,世界市場不斷打破人身依附關系、政治束縛、民族國家界限。第三,現代生產廣泛應用科學技術。當今世界就是現代化生產方式在全球不斷擴張的時代,以工業化和市場化為特征的現代化構成了整個世界的潮流。中國道路遵循現代化一般規律,就是要實行工業化發展戰略和市場化取向的改革路向。改革開放構成中國道路的最鮮明標志,是現代化生產方式的內在邏輯和基本要求。從“現代化生產方式邏輯”看,工業化和市場經濟構成了中國道路的核心要素。

  總而言之,從生產方式角度看,中國道路的普遍性邏輯在于:一是堅持生產力標準,進行生產關系調整,不斷解放和發展生產力。二是遵循以工業化和市場化為核心的現代化邏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融入經濟全球化。

(責編:畢陽)

腾讯分分彩输死多少人 股票分析软件免费下载 36选7 河北20选5 上证指数大盘走势图 宁夏11选5 18选7 000014股票行情 急速赛车 澳客网北单比分直播网 广东26选5 澳门即时赔率 快乐12 360比分网 投资理财最好的 云南11选5 股票配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