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應成為領導干部生活方式

02 2018-05

17:04

分享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王杰

  2018年4月23日,是第23個“世界讀書日”。古人云:書卷多情似故人,晨昏憂樂每相親。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的干部要上進,我們的黨要上進,我們的國家要上進,我們的民族要上進,就必須大興學習之風,堅持學習、學習、再學習,堅持實踐、實踐、再實踐。

  近日,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由中央黨校培訓部、中國實學研究會、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領導干部學國學委員會聯合主辦的首期領導干部學國學讀書會活動,在中央黨校舉辦。讀書學習,與經典對話,正在成為領導干部追求的生活態度和生活方式。

  “仕者必為學”

  非學無以廣才,非學無以明志。在讀書學習提高修養方面,中國古代官員、思想家的好學、善學,可以為我們所借鑒。

  孔子的學生子夏說,仕而優則學。意思是說,要當個好官、稱職的官,就得不斷學習,提高自己的執政本領。《荀子》全書的第一篇就是《勸學》。荀子說,學者非必為仕,仕者必為學。學習不是為了當官,但要當個合格稱職的官,就一定要學習。

  孔子就是好學、善學、博學的表率。有人問子路,您的老師是什么樣的人,子路一時不好回答。孔子說,你為什么不這么說,我的老師學習起來,忘了吃飯、忘了憂愁,孜孜不倦,連頭發白了都不知道。孔子對于學習以及如何學習有太多的感受,他一生都堅持“學而不厭,誨人不倦”的態度。他說:“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學而時習之,不亦說(悅)乎?”“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矣。”孔子還主張在學習上要實事求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要求人們不要好為人師、不知強以為知。

  要與思考相結合

  在孔子看來,學習是一個人獲取知識的最主要途徑,學習還要與思考相結合。只學習不懂得思考就會惘然,空思考不學習就是空想,這就是孔子說的“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此外,孔子還主張樂學,要快樂地學習,“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知者不如樂知者”,快樂地學習是學習的最高境界。

  孔子認為,一個人要敏而好學,不恥下問。他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意思是說,幾個人在一起,其中便一定有可以為師的人。我選取他們的優點而學習,看出他們的缺點則加以改正。一次,孔子去魯國國君的祖廟參加祭祖典禮,他不時向旁人詢問,差不多每件事都問到了。有人在背后嘲笑他,說他不懂禮儀,什么都要問。孔子聽到這些議論后說:“對于不懂的事,問個明白,這正是我知禮的表現啊。”據文獻記載,孔子不僅向當時聲望顯赫的社會賢達或社會名流虛心請教,如郯子、蘧伯玉、師襄子、老子、萇弘,還向那些田野山林之隱士,如楚人接輿、荷蓧丈人、長沮與桀溺等人請教。孔子甚至還向小孩子學習,即《三字經》中說的“昔仲尼,師項橐。古圣賢,尚勤學”。

  黑發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如果有人自恃先天聰明而忽視了后天的學習,就會像王安石在《傷仲永》一文中所說的那樣一事無成。如果有人說自己工作忙,沒有時間學習,那么,歐陽修堅持利用“馬上、枕上、廁上”的點滴時間讀書學習的故事足以告訴他,時間是一點一點擠出來的。還有人說自己年紀大了,沒有時間學習了,那么,先秦時期晉平公“秉燭而學”的故事足以告誡他,一個人應該活到老,學到老。

  積小流以成江海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認識好、解決好各種問題,唯一的途徑就是增強我們自己的本領。

  為了提高自身本領,我們需要學習。為了應對和妥善處理不斷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我們需要學習。領導干部一定要把學習放在特別重要的位置上,如饑似渴地學習,哪怕一天擠出半小時,即使讀幾頁書,只要堅持下去,必定會積跬步以至千里,積小流以成江海。

  西漢學者劉向曾言:“書猶藥也,善讀之可以醫愚。”書卷乃養心第一要務。讀書歷來都是修身養性的重要途徑,也是衡量人品官德的重要標準。

  孔子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生而知之的人。孔子的學問是通過愛好古代文化、勤奮好學而獲得的,是學與習、學與問、學與師、學與思、學與知、學與恒、學與行、學與用、學與仕、學與樂的結合。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認真學習黨史、國史,知史愛黨,知史愛國。經濟、政治、歷史、文化、社會、科技、軍事、外交等方面的知識,要結合工作需要來學習,不斷提高自己的知識化、專業化水平。要堅持干什么學什么、缺什么補什么,有針對性地學習掌握做好領導工作、履行崗位職責所必備的各種知識,努力使自己真正成為行家里手、內行領導。

  今天,領導干部要不斷提高完善自己,始終要把讀書學習與加強政德修養緊密聯系起來,愿領導干部身上有更多的書卷氣,聽到更多的讀書聲,把讀書學習當成一種生活態度、一種工作責任、一種精神追求,一種終身追求,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

  (作者系中央黨校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網絡編輯:劉偉)

腾讯分分彩输死多少人